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和学校最骚的货做爱


我们学校的大姐大。叫白露。别看混的好。但是她怎么混的好的谁都知道。能有什么?骚呗……是个人都知道她是有名的“万人骑”……相反。我对这个骚妹还挺有兴趣。我们两个都是学校宿舍的。所以平时打打闹闹。关系也特别好……呵呵。当然也总机会占她便宜拉。

  星期天宿舍的人都出去玩了。我那天起来晚了。没出去。我就去女生宿舍看看还有谁在。结果都出去了。就当我要下楼的时候。我路过308寝室的门口。我听见里面好象有谁在呻吟!当时我就心血来潮了……我推了下门。我日。锁着呢……没招了……爬到门口对面的暖气上……透着门口上面的玻璃看到里面的人……我日。 是白露这个骚逼……哈哈…… 日了……怪不得都说她骚……原来她爱自慰啊。哇靠。毛真多……我一摸兜。我草。对亏我带手机了……我就透过门口上面的玻璃拍了好多张。虽然不清楚。但依稀也能看出来是谁在干吗的。

  晚上吃完饭。宿舍那些男男女女搞对象的就都出去了。我也找了个借口……约白露出去玩。我跟她说去夜市请她吃烧烤……我俩走着走着就到了。喝的差不多了……我俩回去时候。我说:白露。我喜欢你的身体。我想要你…… 白露一听,还跟我装纯,:健哥。你开玩笑呢吧?我说: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寝室自慰的事。我都拍下来了……你给不给我你自己看着办吧……

  (中间墨迹了一会我俩就去旅店了)

  露露……你的屁股好有弹性……夹得我好舒服喔……」我贴在韵云姐的耳边很小声地说到。

  「露露……」我吐着深深的气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喔……小健……我是你哥们的对象呀……喔……我老公是你兄弟啊啊……」露露口中说着翘臀却越发紧凑地向我扣着屁眼的手挤来。

  「不行……谁叫骚货你那么诱人……我好喜欢你……」我淫慾高涨,索性在球裤边掏出了早已血脉贲张的老二,抵住了露露的菊花蕾,那里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涂,我腰一沉,稍一用力,挤开了洞口的嫩肉,直挺挺地插了进去。

  啊…… 不要。不要。我怕控制不了我自己…………」露露发出细微的哼声,洁白的牙齿咬着性感的红唇,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着。我感觉到她壁内的嫩肉包围着我的老二并在不断地收缩,我了很小幅度的有节奏的抽插,并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内按,食指在露露那粉嫩而敏感的阴蒂上划动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」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,那肉棒又更为深入体内,而露露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。

  我袭上她的胸乳肆虐,从那层薄薄的布料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娇挺的嫩乳,好像韵云姐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着两个饱满的小丘,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,我粗大的五指,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着。

  不要……你不要跟我男朋友说……喔……」露露扭动着身躯,充满弹性的翘臀挨着我的小腹使劲地旋转。

  「我不会说的……但你要乖乖让我插哦……」丰满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变形,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红。

  「好……我让你插……」露露的美目微张,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,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,那是因为太骚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「露露……你的屁眼好紧……里面好滑啊……」我运用那巧妙的手指,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,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,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,食指将电动棒往淫穴最深处死命地塞,粗壮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断摩擦她屁眼里的嫩肉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说这么淫的话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露露的后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缩夹紧我的阳具,而前面的花芯也由于电动棒的扭动不断地从深处渗出花蜜。

  我草。小骚货。你好多淫水啊。

  「但是你的屁股好翘好有弹性…我好想用力插喔…」我说着边捧起她的柳腰,挺起阴茎往她屁眼深处一记强顶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,两颊绯红地在我耳边低喘。

  粗大的阴茎不断挤进又抽出,中指和着淫液压在她肿涨的阴核上使劲地揉搓。

  「呜……好刺激……好粗……你的东西好粗啊……」露露的屁股死命向后挤着我的阴茎,丰满的乳房对着车内的扶柱不断摩擦

  「骚货……叫我插你……」

  不……不要……我……说不出口……」

  「说啊……露露……」我将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。

  「啊……我说……我说……插……插我……」

  「再火辣一点……」

  你饶了我吧……我……我说不出来……」

  「不说么……露露……」

  我灼热的龟头紧顶住柔嫩的菊花口,粗大的肉棒在露露紧窄的蜜洞中威胁地缓慢摇动,猛地向外抽出。

  草的。没想到你小穴还很紧

  「别……啊……我说……」

  「来…贴在我耳边说……」

  「干……干我……用力地干我……」

  「继续说……」

  「操……操我……我好喜欢小健操我……操死我……」

  露露耳边传来我粗重的呼吸,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她的耳朵。我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,吮吸诗晴的耳垂和玉颈。

  「我的什么在操你啊?」

  「你……啊……你的阴茎!」

  「叫鸡巴!」

  「鸡巴……啊……鸡巴……」

  「我的鸡巴怎么样啊……露露。」

  「大鸡巴……你的大粗鸡巴……姐姐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……」

  「我的鸡巴……比你老公的怎么样?露露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更大……更粗……你操得我更爽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呜……嗯……」露露微微地抖动着身子,闭起眼睛,深锁眉头,死命地咬着嘴唇,口中发出极力掩饰的呻吟,丰满的臀部向我不断地挤来。

  我再也忍受不了,将她的头按往跨下,拉下拉练,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涨的阳具,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红艳唇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口中,她的嘴像吸盘一样一上一下的吸吮。

  「滋……滋……」从露露口中不断发出色情的声响。

  我掏出整条被吸得发亮的阳具,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那光滑而细腻的红唇上顺时间地研磨着,她伸出沾满黏液的舌头,我扶着阳具在她的舌头上拍打着,发出「啪……啪……」的声音。

  接着在她舌头上抹了一点黏液,将整条阳具往她保养得柔嫩而富有弹性的粉腮上拍去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

  「好……好粗大……给我……」露露捉住我的阳具,噘起两片湿润的嘴唇从我的龟头处往下深深地一套,忘乎所以地含弄着。

  嗯……喔……」露露含着我的阳具发出淫秽的哼声。

  「你的……阳具好粗……呜……龟头好大……小妹我好喜欢……喔……」韵云姐的舌间顺着鸡巴的中线一路上下地舔来,虽然她还无法将整根肉棒尽根含入,但她尽力的吞入到她的极限,头部上上下下的套着。双手则是回到卵蛋上,在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着。

  露露把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,把龟头含在嘴里,连吸数口,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卵蛋,手嘴并用。她的小嘴吐出龟头,伸出舌尖,在龟头上勾逗着;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大鸡巴,在龟头的马眼口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。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、逗着、又用牙齿轻咬我的龟头,双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、揉捏着

  。「啊……小健……不要……」露露如豆蔻的光洁脸蛋浮起两朵红晕,魅态撩人。

  我从口袋中摸出几日前买的情趣保险套,套身上围着一圈圈的橡胶浮粒,因为我不喜欢龟头的涨迫感,所以早将套头处剪掉。我摸索着将它套在我那直径5公分的庞然大物上,拉着露露的手握住我粗大的棒身。

  「啊……被这只东西再插入我会死掉……不要……」露露的手却未离开肉棒,不住地抚弄着棒身上的浮粒。

  ……喔……」露露的娇躯止不住一阵颤抖,呼吸粗重,紧咬下唇。

  ,「扑哧」一声18MM的火棒尽根插入,小腹拍打在她的翘臀上,发出「啪」的一声。

  露露抑制不住地从喉咙底发出一声娇呼,身体向后弓起,头靠在我的肩上,骚骚的艳唇在我耳边娇喘。

  「喜……喜欢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得我好爽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你老公插得你爽还是我插得你爽啊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你插得我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粗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粗嗯……你的大粗鸡巴……嗯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「那我们要干到什么时候啊……」

  「干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干到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明天早……早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荷……要……要死了……了……」

  粗大肉棒带来的冲击和压倒感,仍然无法抗拒地逐渐变大,露露好像要窒息一般地呻吟,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无礼地抽动,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,她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,粗挺火热的肉棒加速抽送,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诗晴娇嫩的子宫深处,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,雪白的乳房跳啊,跳啊……

  「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射……射……进来……给……给我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 啊……肉……肉棒……呜……快……给我……射到……哦……啊……肚子……肚子里……啊……射满……我的……子……子宫……呜……呜……液液……呜…… 啊……射……射满……我的……呜……哦……我的……骚穴…穴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深入的阴茎剧烈地膨胀了几下,从紫色大龟头的马眼激射出一股强劲的乳白湿滑体液,源源不断地冲击着她蠕动的子宫口,精液潺潺地喷射,瞬间填满了子宫,向外溢出,冲挤着蜜穴内的肉棒,从棒身周围挤开嫩肉,在窟着肉棒的两片嫩唇处「扑哧……」喷出……爽啊!

上一篇:回忆我的魔兽世界 下一篇:公车上的连衣裙

情色笑话猜您也喜欢: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Copyright @2003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