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案件:长途巴士上的少妇


(简介:本文主要以农民工特殊的团体为下笔对象,讲述以飞龙为首的犯罪团体,如何在霓虹灯下物欲横流的纸醉金迷中醉生梦死的故事!)春节时分,外地人员的返乡浪潮一波盖过一波。

  在一辆长途客运的大巴上,男女各异的乘客们经过一天的奔波,都非常疲倦。

  在这个封闭的车厢空间里,却有一道令雄性荷尔蒙翻江倒海的靓丽风景线。

  车厢左下角的座位上,一名身材高挑腿型极好的美女正跷着黑高跟鞋耍玩苹果电脑,她的眼角瞥见过路人对她修长包裹黑色丝袜的饥渴目光时,她不由「哼」了几句,眼中尽是对那些臭男人的不屑。

  此时,她的苹果手机铃声响起DJ动感的煽情音乐,她妩媚的望了眼来电显示,接听起来,「达令,我不坐汽车,我要飞机嘛,嗯,我要嘛,。」她撒娇的口吻让不少男士不由再次心魂意颠,她更是哼了声,对着窗户,眸中七分不屑,靥上三分娇蛮,只听电话那头粗矿男子的中年声音:「我的宝贝,我在外地有很重要的生意要谈,你先委屈一次,我给你买条大的……」妖娆女子得意后,故意劈开了点性感的大腿,挑衅那几个目光赤裸意淫她裸露性感美腿的穷鬼,她对自己这双修长非常骄傲,便是正月酸冷干燥的寒天里,她仍旧披着性感的黑色短裙套装,法国巴黎进口的绝佳材质的丝袜将她高挑性感、令人垂涎欲滴的凝脂玉足映衬的更加夺目耀眼、兽血沸腾。

 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

  「女士,我能坐这里吗?」有个胆子比较大的男士上去搭讪道,她立马回了个轻蔑的眼神,怪声喋喋,「这两个座位都是我的,你该坐哪坐哪去。」男子嘀咕了几声,心中狠狠诅咒道,「死骚货,死二奶,咒你被劫匪给轮了。」美女打开短信,上中写道:「我最爱的莉莉,委屈一次,就一次,乖乖,亲一个。」莉莉骄傲的昂起头,她对自己二奶的身份非常自豪,当年比她学习优异的闺蜜们,哪个能像她这样住起洋楼别墅,清晨慵懒爬起床来,纤细玉手按钮一摁,窗帘拉起,便是碧绿清波的超级大海景映入眼帘。

  睡觉睡到自然醒,发钱发到腿抽筋,这才是生活,不就每月几个晚上累点而已。

  要不是宝马坏了,要不是信用卡被哪个恶贼偷了,要不是达令让她坐汽车回去,打死她这辈子都不会乘坐都是穷酸色胚男人的专用交通工具。

  反正也就不到四个小时,算了,回去让达令好好补偿。

  想着,她便开始勾勒那颗南非AC3、据说奥巴马夫人带过的钻戒,她带过比这更昂贵的奢侈品,关键这钻戒全球限量,M国第一夫人都喜欢佩戴,可是高贵的象征。

  她从小便有贵妇的美梦,如今也算成功了,正在为人生理想实现庆幸时,却不料大巴猛地一记刹车,四十多号人头便前倾后昂,她正想发怒,却不料坐在她斜对面的西装男子,表现出了善解人意,那男人五官一般,看似正二八经的,但双眼在莉莉的半露的乳沟深壑中探寻。

  他怒道:「司机我操你妈,你会不会开车,不会开赶紧滚蛋。」说完,不由瞅了几眼莉莉,风流倜傥的勾搭,好像在说,你看,哥我多有男子气概!

  莉莉驾驭男人的本领高强,娇靥妩媚一笑,逢场作戏便把西装男子襓的心痒难耐,西装男子不由想入非非,难道哥我也要来一次公交艳遇不成?

  女售票员曹姐身着一身曲线绝伦的西装长裤踏上楼梯,她个高却不妙曼瘦削,丰乳肥臀把原本端庄的深蓝工作制服撑得随时要爆裂而出的错觉,令众男儿感到一种莫名的性感,她来到众人面前,指着陌生新上车的三人说:「你们三个,找位置坐下,不够的话,边上有小凳子,自己搬。」趾高气扬的口吻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,好像对乘客们有种莫名的权威性,她非常满意今天这趟的跑车,居然半路上来三只大肥羊,肯出平日六倍的票价求她放他们上车。

  谁说售票员地位低下,姐我不是一样居高临下!

  须臾,衣着各异的三人便进入众人的眼帘,只见第一人嬉皮笑脸,嘴巴抹了蜂蜜一般,见人便哥哥姐姐美女帅哥的问好。他的眼睛像转动的皮球,飘啊飘的,即使落入莉莉那对饱满的雪白沟壑,也没放出淫邪的目光。

  难不成是正人君子?如果有人如此问他,他一定暴跳如雷,一再强调自己是痞子凯,原来他叫小凯。

  第二人出现时,顿时影起一阵骚乱,体型高大健硕,一米八五六的海拔,由于魁梧的胸膛与雄浑的肌肉,看上去比一米九七八的巨人还有震撼力。

  莫非项羽拖世?他一定憨厚反驳,俺是农村人,不认识项羽,项羽是谁?

  他叫大勇,是第三个出现在众人眼帘的忠实拥舵者飞龙,第三人是这个特殊团体的头儿,过去的经历比较特殊,虽然勉强算是个农民工,但几年前他可是实打实的少林达摩院第一天才武僧。

  可惜风流倜傥,喜欢沾花惹草,嬉笑花丛,他时常和女香客眉来眼去,不小心勾搭了主持的好相好,便是第一武僧照样被扫地出门,还被按了个可笑的罪名,学艺不精。

  飞龙径直走到莉莉身旁空位上,莉莉聪明的移动个位置,自己坐在了过道边上的座位,让飞龙知难而退。却不料飞龙意志坚定,矢志不渝地要跨进去,莉莉愤然指着飞龙的鼻尖道,「乡巴佬,这是我的位置,你别乱坐。」顿时,不少人都投来嘲笑的目光,飞龙一身摆地摊的便宜货,牛仔裤质地普通,陈旧不堪,皮上衣也透着一股樟脑丸的恶心味道。

  「切,本人都搞不定这娘们,你行。」西装男更是嘴上不屑。

  可飞龙却没放弃,愚公移山般的伫立在莉莉面前,还挪动靠近了点,故意将自己的裤裆部位往莉莉的面部凑去,如果不是他的背影挡住了众男儿的视野,肯定会让不少鸡冻人士拔刀除害,救美做回英雄。

  看飞龙的老实朴素样,好欺负!

  莉莉根本没料到这厮好生无礼,牛仔裤裆顶的高高,居然还要凑近她的樱桃红唇边,这屈辱如何能忍受,怒气道,「你变态啊,靠这么近干嘛。」顿时,西装男横头劈脸说,「乡巴佬,没坐过车,是不是,那位置有人了。」一边心想,老子也想坐那位置,你坐上去了还了得。

  飞龙佯装无辜的神态对着女售票员曹姐,好像在说,你看我给你六倍票价,你让我站着?

  曹姐利字当头,也不管会不会得罪莉莉,不管衣着狐裘披肩贵气十足的莉莉后台多大,日后会不会找她麻烦,有钱赚才是正事,便说道,「这位女士,麻烦你让个位置给这位先生……」不说还好,一说莉莉愤恨道,「你说什么鬼,死八婆,我买了两张票,两个位置都是我的。」曹姐被顶的哑口无言,不高兴起来,干脆对着飞龙吼起,「位置,你自己解决,钱肯定不能退的。」人善被人欺,曹姐以为飞龙是软柿子,便好欺负,谁料到飞龙这厮是她噩梦的开始……见自己的头儿被人数落,大勇嗖地彪了起来,犹如一团乌云离莉莉越来越近,被飞龙拉了下,方抑制了几缕愤然,射出几道凌冽寒潭般冰冷的目光,被照之人好像都是没有生命的生物一般。

  小凯心道,「这厮天生神力,就是一根脑筋,见不得谁对老大忤逆。」他也明白,大勇如此佩服飞龙,也是飞龙的本事,谁让飞龙能将大勇俏丽卓姿的姐姐从淫窝的魔窟里单枪匹马、完璧救出。

  大勇这厮最感别人恩德,他姐为了照顾家中老小,独自到外打工,被人骗得魔窟,还好遇上嫖资不够,欲要吃顿霸王鸡的飞龙,天命所归,恰巧撞见大勇漂亮的姐姐在包厢里悲惨凄楚的求救。

  要是别人一定躲得远远,但飞龙二话不说,踢破门,将大勇姐姐救出。

  莉莉风怒而起,却被大勇刀削凌冽的目光逼得不敢动弹,但心中的骄傲让她凤眸大怒,「这位置是我的,你凭什么要让你坐,你要坐,有本事你就来坐。」莉莉嘟起樱桃小嘴,口红被喷洒的唾液化开一络,飞龙扬起笑意,指着莉莉娇艳的小脸说,「美女,妆花了。」莉莉「啊」的一声,赶紧去旁边座位上找寻化妆工具。

  她撅起的翘臀在修身西裙是裹饰下,丰挺不失韶华的婀娜,看的飞龙心里痒痒,恨不得上前将裙子扒掉,去侵凌莉莉那个曲线优美、性感凹凸的后庭。

  「啊。」莉莉猛然感到自己的圆润舒滑的臀部被一张大手拍打了下,不由大惊大怒,「你变态啊,你。」却没料到被飞龙慵懒的说道,「我坐位置不小心碰了你一下,你至于这样吗?」说着,翘起了二郎腿,气的莉莉咬牙切齿,火气横生,径直拿起了苹果手机拨打了亲爱的号码,没料到老是嘟嘟没人接听,接着又回音出,「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」西装男有些不悦好似要站起身来救美,却看见斜对面那个叫大勇的双眼冷酷无情,立马偃旗息鼓,想想又不是自己的马子,较劲个屁。

  飞龙好似癞蛤蟆般故意拉近与莉莉的距离,见莉莉身上的装束更是浴火初起,莉莉的臀部性感具有野性骚味的美感,那一对包裹诱惑黑丝的晶莹剔透的大腿凸现在深黑半裙裙边,更别说修长匀称的无暇小腿,在黑色神秘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撩人心扉,挑逗飞龙丹田烈火的底线。

  她生气的模样格外让飞龙心中冷笑,半蜷在窗内座椅的玲珑曲线,优美不失骚魅的性感,如娇媚剔透的黑猫尤物,架起在自己宽阔的双肩,一往直前后必定飘飘欲仙,快乐不逊神仙。

  「改用B计划,在国道前一个的休息区下手。」飞龙忍住饥渴难耐的欲火,决定临时改变下策略,因为他已经决定要让眼前这骚货知道得罪他的后果。

  大勇接收到短信回了个,「没问题。」小凯收到后,虽然有些惊诧,但由后看见前方那朵粉黛,便心知肚明,笑的非常淫邪,看的身边的白脸少年不由打个深深的寒颤。

  莉莉鼓足了气焰,表示自己不怕中等身材,肌肉健硕的飞龙,她气势上来,不由松了口气,那件点缀其曲线的狐裘魅惑披肩,镶嵌在上身做工精致、质料光鲜、合身优雅略带性感的上衣,以及下身剔透玲珑曲线体现淋淋尽致的,酽黑玫瑰花边、垂感十足的开叉西裙。

  「妈妈,那位大哥哥为什么被说是变态呀。」小 男孩眨着可爱的大眼睛,看的小凯有些心动,他的妈妈年轻漂亮,衣着朴素,却散发出一种少妇独有的魅力,优雅不失风韵,丽质佳成却夹杂含苞欲放的羞涩。

  「靠,今天老子撞什么狗屎运了,又是个好货色,可惜了,可惜了。」飞龙不由心道。

  「宝贝,以后不能随便说别人变态知道吗,好了,你不是说困了吗,赶紧睡吧。」听完这话,飞龙还打算放过这三十出头的丰姿卓卓的少妇算了,却不想望见对方眼中居然带着一丝轻蔑,好像自己在她眼里真有点变态似的,不由怒气燃起,决定对这微熟女也要教训一番,但主要目标还是身旁佯装高贵静静听音乐的莉莉。

  长途豪华大型大巴行驶至省交界处的时候,飞龙对两人发了暗号,三人陆续起身,往往乘客车厢前端楼梯下的驾驶室走去。

  「美女,我先离开会。」飞龙挑逗的说道,莉莉见飞龙这个乡巴佬如此嚣张,恶气再也掩藏不住,训斥道,「死变态,快滚,乡巴佬,滚你农村去。」说完,不由引来不少人的围观,但莉莉也不敢把事情闹得太僵,现在她人单力薄,孤军奋战,她刚刚训斥飞龙咸猪手的举动,让她很失落,没想到这车上没人帮她教训这个不要脸的、啪了下她性感浑圆臀部的死变态。

  这车上的男人都死光了,全是孬种!她只好暂时忍着,到了休息区赶紧找地方协警帮忙,凭借她相好的身份地位,她坚信只要安全抵达几百米远的休息区后,她立马就能好好修理那个死变态。

  却不想此时的驾驶室已经发生了惊天骇闻,劫车。

  过了隧道,女售票员曹姐看见那个冤大头下了楼梯来到驾驶室,脸上有些不悦,「你们下来干嘛,马上就要进站了,还不上去坐好。」飞龙毫不在意,打量起这个坑了他一把的的婆娘,虽说四十出头的年纪,脸蛋上眼鼻唇面也姿色一般,甚至在鱼尾纹的侵蚀下,让飞龙打不起冲刺的欲望。

  好在身材丰腴,散发四十虎狼之年独有的风韵,尤其是浑圆的臀部在深蓝制服的诱惑下,顶得他下身的巨龙快要撑破裤裆。

  「赶快上去,听到没。」飞龙赤裸裸打量着曹姐,让她勃然一怒,在车队里她也是有名的脾气暴躁,泼妇一个。

  「老大,这骚娘们,等等怎么弄,居然对你大呼小叫。」小凯一把上前,从背包里掏出锃亮的匕首,叫道,「打劫,别乱叫。」说着,小凯手脚麻利的搬出绳圈,匕首已经抵在了司机的后背。

  「你们,干嘛,造反了,我好心让你们上车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。」曹姐紧张起来,脸色略白,显然吓到了。

  「前面就是休息区了,你们收手吧,现在还来得及。」看两人在精神上存在希望的曙光,飞龙亮出刀子将曹姐揽在身上,刀子抵在她吞吐紧张唾液的喉部,「我们都是见过血的,想死就再给我说。」顿了后,飞龙看见司机双眼失去了希望,哼了下,「往32国道上开,别给我耍花样,否则让你上西天。」然后对小凯说,「他不听话,你就结果了他,你来开。」听后,司机彻底放弃了抵抗,原以为自己可以仗着会开车的优势,从劫匪中谋得一些生机,如今看来都是枉然,却不知小凯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,心想龙哥这招就是强,他就骑过摩托车,哪里会开什么大客车。

  局势安定下后,飞龙闻着抱在怀里的曹姐白颈散出的香水清麝,不由浴火丛生,涟漪叠升,收起刀尖,手不安分地隔着深蓝上衣在握玩曹姐的双峰的雪白。

  「恩……」面对自己耸挺的饱满被比自己年轻十几岁劫匪的章鱼爪轻薄,曹姐顿时不知所措,脸上白一阵红一阵,悄声道,「求你了,别。」声音细微蚊鸣,如果不是飞龙从她身后抱着她,飞龙也听不见,更别说已经噤若寒蝉的司机了,曹姐担心和自己搭档七八年头的老彭看见自己被调戏,日后会轻看自己,隧报着希望哀求起了飞龙,刚刚那一副盛气凌凌早已遁入了爪哇国去了。

  「大姐,你配合点,大叔自然就看不见。」飞龙看出曹姐的软肋,更加肆无忌惮,伸出火舌径直在曹姐的粉面与白颈舔舐起来,八爪也没闲着,径直拨掉了几粒纽扣,先在曹姐黑色丝质棉的睡衣上摸了一阵,马上更入一层,八爪径直往曹姐微福的肚脐,小腹,胸脯捉去。

  「啊……恩。」曹姐强忍屈辱的泪花滚落,更是憋紧口腔鼓鼓的呻吟声,没想到飞龙不但没可怜她,反而得寸进尺,一只八爪在她山峰的山麓下的饱满雪白不断侵凌,隔着她发钱购买的进口上等文胸,在那里不断疯狂,她悲哀的发现老公平日动她这鳌峰,都被她训斥,求爷爷告奶奶的,才让老公来碰,而今天居然被人隔着文胸把玩,大气不敢多吭一声,平日里泼辣之气都不敢躲进哪里去了。

  「不,不,要。」即使如今她依旧鼓不起勇气,打算作最后最后的哀求,可惜她背对着飞龙,否则飞龙说不定会被她的楚楚可怜而心软。现实是飞龙不仅没放慢对她双峰的侵犯,八爪「咝啦」几声便将她蕾丝碎花的文胸拽了下来,背对着小凯司机老彭,在曹姐眼前晃动这战利品,要在心灵上彻底摧垮对方的反抗意识。

  「咝啦。」小凯也听见了这声清脆,不由嘴上翘起一个幅度,知道飞龙老大已经在那里艳福无边了,司机老彭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,想要转头去看看,却被一刀冰冷拦住,「再乱动,灭了你。」生死攸关,他立马放弃了好奇。

  吴姐木讷望着眼前的那个熟悉自己最喜欢款式的蕾丝碎花边文胸,她如何都没想到自己会遭受这样的屈辱,但理性让她咬着牙根默默忍受,如果让老彭知道自己被这样玩弄,传了出去,她以后怎么在快运公司里混,她明白如果不做售票员,她出去很难找到这样优厚待遇的岗位。

  为了将来,为了家庭,她必须忍受,她屈辱的细弱薄音说,「求……你,轻点。」对于吴姐的屈服,飞龙忽然没刚刚那种欲望,但八爪依旧在吴姐鳌峰的雪白上折腾,一会轻轻的点在葡萄峰巅上,让吴姐顿时麻痒难耐,一会飞龙又加大力度钳子般玩弄吴姐的乳房,吴姐「疼」的差点叫出了声,强忍之下,泪珠不由渐渐滚落鱼尾纹的边缘。

  饱满硕大的乳房在飞龙的把弄下,竟然坚挺盈硬了起来,让吴姐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,吴姐惹无可惹,敏感的丰腴即将让她彻底失去对呻吟的掌控的时候,突然感到雪白一阵轻松,飞龙吹起八爪收兵的号角。

  然而,在楼梯上方车厢的战况却异常平静,如碧波寒潭,三十几个大老爷们,居然没一个敢喘哼一声,这场景让第一次干这活儿的大勇也膛目结舌。

  难道这些人都不是蛋子,都被阉割了不成?

  他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哪里知道九州华夏像飞龙这种血性十足的男儿犹如佳御珍宝,比大熊猫还罕见。大勇五大三粗的魁梧高大体魄,站立在楼梯口的接壤处,一夫当关,喝退曹奴十万的张飞也不过如此。

  「你们别乱动,破点财,不要你的性命。」飞龙出现在众人的眼前,身后跟着女售票员曹姐,曹姐暗自松了口气,庆幸对方只是猥亵了她下垂硕大的乳房,没对她做进一步的侵犯,更庆幸她羞辱的画面没被老彭发现,不由暗暗有些感激飞龙来,遂帮忙着为飞龙宣传仁义之举。

  她说:「大家配合点,他们只要点钱,不伤大家的命。」能坐这豪华大巴的虽不是大富大贵,但小钱还是有的,在性命可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大家选择了逆来顺受,反正也习惯了。

  男的收钱的活儿飞龙都让大勇去干,至于收女人钱的活儿,飞龙总是一马当先,亲自上前。

  「妈妈,我怕。」小 男孩偎依在妈妈的怀抱里,见到飞龙光亮的刀尖在朝他驶来,妈妈强忍心中恐惧,脸色略白,「不怕,不怕。」少妇乖巧地将自己的皮包内的财资呈现在飞龙的面前,求全说,「大哥,我就这些钱了,别伤害了孩子。」透过车厢微暗的灯光,飞龙打量起了这少妇,她瓜子般的脸颊上血色不足,沾满了由于惊恐而分泌的液体,顺着她白皙的铂颈滚落而下,再看她的身材苗条,加上少妇时期特有的风韵,让飞龙心中不为一动。

  而且,这娘们刚刚对我的轻蔑,要好好报复才行。

  于是,飞龙笑说:「你身上肯定还藏着钱,跟我下去,我搜搜。」少妇哀求的快要哭泣,「大哥,我真没钱了,求你了……」话没说完,便被飞龙打断要挟,「再唧唧哇哇,别怪我对你宝贝儿子不客气。」少妇无奈,只好跟随飞龙去驾驶室,走前还安慰儿子要乖乖的,不要乱动。

  驾驶室位于车厢的底部,起初设计上是为了避免司机由于乘客的吵闹而失去注意力,如今却成飞龙发泄淫欲的乐土。

  「大哥,我真没钱了,你放过我吧。」如出一辙,到了这份上,少妇的表现与曹姐一样,还在对飞龙报着放过她们的奢望。

  「你再啰嗦,我立马上去把你儿子从窗户丢下去。」飞龙顿了会,发现少妇吓得流出了几滴泪珠,心中极爽,「放心,你乖乖配合老子,老子让你快乐似神仙。」话落,飞龙上前抱住了少妇,少妇脸色惨白,「啊」的叫了起来,立马再次被恐吓,「你不要儿子,就尽管给我叫。」此时窗外不知为何下起了点滴雨水,倏忽细而稠密,连为雨帘,本来大下午的艳阳天居然如世界末日一般乌云盖地。

  刚刚猥亵曹姐乳房的时候,飞龙已经欲火缠身,现在已经迫不及待要发泄身体的火气。少妇的牛仔裤被飞龙扒了下来,直接退到了膝盖,露出光滑如脂的美腿,两股间一条三角的蕾丝半透明的薄丝绸挡住了飞龙的视野。

  少妇感觉到下身一凉,再看自己的牛仔裤已经被脱了半身,想到自己很可能会被这个比自己年轻的、看上去老实、本分的青年人侵犯,立马挣扎了起来,手开始乱舞,「大哥,求你了,你要钱,我给你钱,我把银行卡里的钱都给你,求你别对我那样。」飞龙看出这少妇是现在少有的那种视贞洁如上帝的女人,顿时心花绽放,这种女人玩起来才有意思,够带劲。尤其是对方朴素的衣装与淡雅的胭脂让飞龙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
  「你不好好配合,我立马让你儿子玩完,我手上也有几条人命,多一条不多。」少妇放弃了抵抗,松开挣扎拽着蕾丝薄如丝巾的内裤,任由飞龙脱去她的外衣与内衣,不一会,她便半光着赤裸凹凸有致的性感躯体呈现在三个大男人面前,司机老彭看了不由吞了几口唾液。

  「老大,这妞衣着普通,没想到身材这么棒,老大真有眼光。」小凯一边说着,一边舞动手上的匕首,匕首在他的手腕间宛如魔法一般,任由其翻滚耍弄,看的老彭更是不敢多动一下,这小凯显然是个玩刀的练家子。

  「嗯,嗯。」飞龙将少妇抬到了车柜子上,少妇的凝脂粉面往后高高抛起,无力地后昂垂在挡风玻璃上,任由飞龙啃食她身上每一寸纤细如滑、如玉脂颤抖不已的肌肤,飞龙被飘来的香馥彻底痴迷,亲吻的力度不由加大了三分,少妇忍耐不住娇哼出声。

  飞龙在轻薄她,她的鼻腔却配合出销魂的笙箫,这让她无地自容。飞龙整个人快要发狂,这天生的尤物,居然用朴素的灰色厚重格子外套与淡蓝牛仔裤所掩饰,要不是老子火眼金睛,搞不好便让这尤物从眼皮下溜走。

  「咝。」飞龙火焰冲天焚身,早已经没那功夫去调情,做什么准备工作,竟然少妇还存在一些羞涩,不敢将最后的门户为自己敞开,他也没手软,刀尖一挑,紫色的蕾丝花边文胸便落在了地上。

  「啊,啊……」飞龙整个头埋入饱满的雪白世界,舌尖舔舐每一寸细腻甜美的乳晕,在强烈而疯狂的冲击下,两颗鲜红的葡萄忽上忽下,飞龙的双手不断在少妇两股间肆无忌惮,又一声」咝「,那条薄如轻纱的咖啡半透明蕾丝内裤,被无情的扯落在膝间。

  「放……过^ 我,求……你……了。」如花的脸颊被落秋的凄楚神情粉饰后,少妇无力的偎依在挡风玻璃上,迷离充斥她的双目。可是飞龙已经快失去了人性,哪里肯放过她,司机老彭张大的嘴巴不敢啃声,没想到这飞龙看上去老实极了,为人却如此禽兽不如。

  光天化日下,当着另外两人的面奸淫美丽娇小的少妇。

  「啊,痛,啊……」为了节省时间,飞龙将巨龙径直突入少妇粘液分泌丛林深处,洞口太小,巨龙太粗,巨龙每一次冲击都让少妇屈辱的喊疼,如果不是为了儿子的性命,她已经想一头撞死在车内。

  为了可爱聪明的儿子,她忍着屈辱的疼痛,双臀无力的垂落,配合着飞龙的冲刺,如玫瑰花瓣的阴唇在巨龙的肆掠下,一张一缩,失去了控制,本鞥般和巨龙进入肉欲的舞步,由更深处洋溢而出的淫液为巨龙浇灌、清洗、交合。

  相映衬下,每一次碰撞的融合,都让少妇的呼吸急促,呻吟不断,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五感,强行交合产生的原始淫荡,楚楚的泪珠伴随凄凉的呻吟化为弦乐的笙箫之音,飘荡在整个驾驶室里,每一块空间都被琼浆玉露散出的原始兽味所吞噬。

  即使是楼上的乘客车厢,不少耳朵尖锐的人们也听到少妇的哀泣的呻吟,傻子都知道少妇在下面遭受了什么非人的虐待。

  莉莉不由打了猛烈的寒颤,她从车窗外看见天色逐渐变暗,路边逐渐乡野。」国道,改走了国道。」有的见识颇深的男儿,不由叫了起来,他害怕了起来,原来走高速,抢下钱说不定没性命之忧,如今下了高速走了国道,那里警备比较松散,抬头再看见魁梧粗壮的大勇高举匕首,大勇的双眼好像看不见任何情感,顿时让他仅有的反抗意识掉入冰窟。

  娇小美丽的少妇纤细如软竹的双腿被飞龙强行架在双肩,她无力的撇过头,可怜哀凉的泪花在红颊两侧滚落,被飞龙大力突进后她终于恢复了点意识,强咬牙根,不让自己发出可怜的呻楚,尽量保持最后的一丝尊严。

  「啊,啊,啊。」抽插不知多久,飞龙不想耽搁计划的成功,于是主动泻下浴火,他明白身下的这个赤裸娇小的少妇,如果玩的太过火的话,说不定会想不开,咬舌自尽,劫个车,玩个女人,没什么,如果搞出人命就会被条子们重点缉拿,到时候好日子就不好过了。

  因此,飞龙尽量保持温柔的狂暴,但他的巨龙实在过于巨大,身下的少妇体型娇小,身材苗条,体重约莫九十来斤,脸蛋白皙已经被性爱屈辱的红潮所淹没,配上不堪哀辱姿色,令飞龙精神抖擞,龙虎精神,快意十足。

  「啊。」在飞龙将最后一滴龙液精髓射入少妇的蜜穴中后,少妇整个人摊软了下来,仅仅几分钟的狂风鄹雨,让她经历前所未有的疼痛,让她彻底对男欢女爱产生了深不见底的深渊恐惧。

  飞龙抽出自己的蛟龙,邪恶的笑了下,他看见少妇粉色花瓣内已经溢出了自己的精华,如果运气好点,这娘们回去说不定会被自己受孕,马上便要十月怀胎了。

  古人儒家是桃李满天下,他飞龙却是种李满天下。

  在飞龙命令下,少妇已经顾不上什么仪态,赶紧将衣服穿着好,飞龙好心的笑着为她拉上了裤子,好像这女人根本是她多年未见的媳妇一样,温柔至极。可惜那性感的紫色蕾丝文胸虽然依旧散发诱人的风韵,可已经被刀割断开,无法穿戴,而她的蕾丝半透明的内裤在飞龙的撕扯下也断裂。

  少妇只好在飞龙的威逼下,不再戴上文胸与内裤,穿着好后,卷缩在车柜的一角,不敢正眼对视飞龙,更不敢忤逆飞龙不得擦拭下体一片狼藉的指令。

  飞龙叫了曹姐下来,曹姐看见地上扯断的性感文胸和内裤后,不由多看了少妇一眼,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,也心喜飞龙对她的蹂躏,飞龙玩了少妇,间接表示她自己被人奸淫的几率下降了许多。

  面对微微哭泣的少妇,曹姐安慰了几句,悄声说,「小妹,别哭了,你儿子还在上面等你,别让儿子看到,不好。」少妇闻言全身一震,立马擦拭的泪花,看也不敢看飞龙一眼,在曹姐的搀扶下回到了儿子的身边。

  全车的乘客都对少妇四处打量,都猜到了她的遭遇,但大家都不捅破,形成种天然的默契。飞龙望着这些人的怪异,不由心想,「他们如果在反抗自己的时候,都如此默契的勇敢不怕死,即使自己武艺高强,也要溜之大吉,至少我还不敢如此嚣张。」他联想到自己刚下山的时候,城里人都指着他说自己是农民工,没见识,对轻蔑的眼神看自己,可当自己做了劫匪,谁都不敢再对自己趾高气扬,那个市侩的曹姐明明看着自己的双手在蹂躏她的双乳,还对我和颜悦色。那个少妇自己明明强暴了她,居然没对我大打出手。

  「大家稍安勿躁,刚刚只是个插曲,现在我再问一遍,你们还藏着什么财物没有。」话还没散去,便有女人争先恐后叫嚷起来,「大哥,我这还有条金项链。」「大哥,我这还有个金戒。」「我把银行卡密码都告诉你行吗?」

  飞龙一路收着票票,来到一个白面书生跟前,他惊恐的说,「我,我,写借条。」女人们争先恐后表白自己没有私藏,深怕她们会成为第二个少妇,她们见飞龙对他们无歹意后,不由偷瞄了那个残败身躯的少妇,有的男儿不由可惜,如此姣好面孔的女人,怎么就被那个了!

  小 男孩偎依在妈妈的怀抱里,不由好奇的问,「妈妈,你刚刚叫什么呀,你的脚为什么一瘸一拐的呀?」少妇全身再次颤抖了下,身体发凉,强忍着平静的说,「妈妈刚刚脚扭到了,有点疼,以后就没事了。」当飞龙再次来到莉莉身边坐下时,莉莉惊恐的张望四周,她傲慢的脸颊霎时苍白,心中恳求哪个英雄好汉过来把这个恶魔给制服了。

  可是她却不敢喊出来,深怕自己遭到那个少妇一样的命运,却不知飞龙之所以会改变抢劫计划,临时走了国道,就是为了她这妖娆凹凸曲线优美有致的、如骚魅狐狸的娇躯。

  【完】
上一篇:人到中年 下一篇:滑冰场绿恋

都市激情猜您也喜欢: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Copyright @2003-2018